啦啦啦♪

【一十四】烟花大会(上)

#BE注意
#渐冻人一x多动症十四
#短小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继续我秋刀!!!
—————
在近乎仲夏的时候,松野一松被查出患有渐冻症。
而在那段时间,六胞胎本来已经确定好要进行一年一度愉悦的烟花观赏大会的,为此,カラ松和トド松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浴衣。
几乎谁都不会想到,那个虽然平时不大好动但也算有活力的那家伙是个渐冻人。
长男おそ松在一松出去溜达的时候将这张化验单摊在了其余几人面前,讨论起了关于到底要不要告知一松这个并不好的消息。
寂静。
就在おそ松的预料之中,所有人的反应都和他一样——沉重地倒吸一口冷气。因为是一同出生的,所以也没办法接受他们其中的任意一人先行离去。
他们终究是一体的。
十四松是后来才回来的,一进客厅就看见哥哥们和トド松的表情,心里总有种不大舒服的感觉。
诶、诶?好严肃的感觉是发生什么了吗?话说一松哥呢?这些问题都在十四松接过化验单的那一瞬间得到了回答。
——松野一松 渐冻症
看完化验单的十四松表情有点僵硬,眼眶微红,就算是一如既往大张着嘴巴的笑容也有垮下去的迹象。十四松重重地把化验单拍在客厅中央的小木桌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这个意思是、一松哥不能再陪我去打棒球的意思吗!?」
没有人回答他,这也算默许了。
十四松慢慢低下头,想起陪他打棒球的一松,在给猫顺毛的一松,慵懒的一松,性格恶劣的一松,开心的一松,生气的一松,伤心的一松。
这些、是全部都不会再出现了吗…。
十四松突然觉得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和一松一起做,放风筝,拍大头照,在小巷里打架…甚至,告白。
是的,松野十四松喜欢松野一松。
无关兄弟之间的喜爱,大概是那种,初中的时候对トト子那样的喜欢。
十四松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濡湿了看起来暖烘烘的黄色的套头衫。
トド松揉揉十四松的头「没事的十四松哥哥,没事的。」
——
至于后来一松无意之间问起十四松的眼睛为啥红红的,十四松只是笑嘻嘻地用最烂的理由来搪塞。
没事的。



—————

Thanks for your watching!!

评论(3)
热度(10)

© 柿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