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

喉嚨痛的一松意外的變得誠實了 ( 114 )

倒地大口吐血

沒未來的Grimms:

×大概也是篇傻白甜


×自我責任同人文~


×數字大法好!


***


**


*






冷風在大街上迴響的聲音大得像猛獸的咆哮,而雪花卻遲遲未降下,灰白的雲層在天上等待著掉落的瞬間。今天,是松野家的四男一松在話語上最忠於自我的一天,但同時,也是一松說過最少話的日子,畢竟患上了感冒的病人很難開口啊,每一下聲帶的震動也會牽動到喉嚨裡撕裂般的痛楚,就連吞每一口唾液也像是拿刀子往喉嚨砍下去般的疼痛。


事源於幾天前,十四松在寒冷天氣下沒有看到天氣報告便速速跑去獨個兒練棒球了,那時才剛剛早上,天氣冷得要命,每一下的風也像刀刃般迎面而來,在這樣的天氣下,十四松跑到海邊練球去了。而較遲起床的一松醒來後隨即發現了十四松不見踪影了,熟悉十四松的一松當然馬上就大概能猜到事發的經過了,本來一松還是想要冷靜等待對方回來的,但當一松聽到天氣報告裡顯示出今天的天氣以及風勢後,一松便立刻出了門口,就連另外四人也沒法把他攔著,最後只好給一松一件較為保暖的外套,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事情一關乎十四松的話,大概無論是誰也沒法把一松攔著。於是一松換上外套後,便立馬趕往海邊強行把十四松帶回家裡了,本來大概一松也不會那麼簡單就生病的,也許只能怪一松過於擔心十四松了吧,在回家的路上,因為十四松因鼻敏感而打了一下噴嚏,就那麼一下子。當一松聽到這一下噴嚏後,立即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並蓋在十四松的身上了,雖然這一個行為換來了對方一句『最喜歡一松哥哥了!』和一個溫暖的擁抱,但代價就是多於四天的感冒,以及講話的能力。


於是,見到最喜歡的哥哥因把外套借給自己而生病了,不禁讓十四松感到一點內疚,因此,十四松想出了一個能讓一松在這一段期間講話的辦法。那就是直接以心來說話,代喉嚨發言。對,解決辦法就是以超能貓為一松代言。於是,由今天的早上開始,一松就一直抱著超能貓坐在暖窩旁看電視,不時就會叫其他的兄弟幫自己拿水之類的東西,而大家也發現到了,其實心底里的一松很有禮貌。


最早,是在早上起床看電視的おそ松所感受到,一松的禮貌。當時おそ松坐在暖窩的另一旁,托著頭看電視,忽然,背後忽然被拍了一下,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拿一杯水嗎?不要緊也沒所謂。』おそ松轉過頭來,聽到的意外是極具禮貌的請求,一松看似是自己也被這過於有禮的話句驚訝了,別過了頭,おそ松也意外了,看來正因為是發自自己心底的說話,所以在話語上才不能加上其餘的修飾吧。おそ松想著。


『對於弟弟那麼友善的請求,作為哥哥的我又怎能拒絕啊!』おそ松露出了平日陽光的笑容,從暖窩中站了起來轉身走到客廳另一端的房間,拿了一杯水給一松了。


『謝謝。』一松抱著手裡的貓咪,並摸了一下喵咪的頭部,貓也開口向おそ松道謝了,雖然一松到最後也沒有正眼看過おそ松一眼,但大概在一松的心底里還是很感謝おそ松的吧。


『果然這只花貓是專門針對你的傲嬌終結者呢~』おそ松帶著一貫輕浮的態度笑著,坐在暖窩的另一旁,旁若無人的拿起橘子了。


這個大概是松野家裡最有禮貌的一個清晨,出於超能貓口中一松的心聲全部都帶有極具禮貌的詞綴,就這樣,一整個早上,客廳也被『謝謝』、『拜託了』、『麻煩了』之類的詞語環繞著。這樣的一松幾乎將自己的兄長嚇的魂飛魄散,但這大概也是松野家日常的一部分吧。


到了下午,陽光仍沒有想要露面的念頭,雲層上平靜得如鏡面的水平,這時,家裡正有五個人坐在暖窩旁,懶洋洋的看著電視,客廳內除了電視機裡的聲音外,一片肅靜……此時,忽然傳來了大門被用力地推開的聲音,


『我回來啦!!!』從玄關傳上來的是元氣滿滿的聲音,那是十四松無誤,樓上的五人想著。隨後‘磅’一聲的,玄關關上的聲音如往日般響亮,急速的腳步聲高速進入了客廳中,打破了本有的寧靜,


『歡迎回來唷。』 おそ松向對方揮揮手說著,歡迎著剛回來滿身泥濘的十四松,十四松也熱情的揮著手,臉上掛著依舊如陽光般閃耀的笑容。隨後十四松快步的走到一松的身邊,在一松的身後坐下了,


『一松哥哥的喉嚨還疼嗎?』十四松從背後緊抱著自己最喜歡的哥哥,臉頰蹭著對方凌亂的黑髮問道,


『嗯有點疼,但我很好。』一松手上的貓咪開口說話了,回答著十四松的提問,一松伸手撫摸著十四松的臉蛋,


『最喜歡你了哦,十四松。』貓咪意料之外地開口說出了六人都沒預料到的話語,而這句話,正正就是一松是最深處的心聲,聽到貓咪的話語,一松瞬間嚇了一跳,因為本來對他來說這句話大概他一輩子也不能那麼直接的說出來。而十四松則紅著臉笑了,


『我也最喜歡一松哥哥了哦!!!』十四松無視房間裡的另外四人,大聲對一松喊著,並從後方更加緊密的抱著一松,一瞬裡一松還感受到自己差點被對方的愛淹沒的感覺,


『我的十四松,真的是天使無誤。』往窗口跑去的貓咪翻譯了最後一句一松的心聲後便跑走了,嘛,畢竟十四松的動作太大了。下一刻,十四松開心地坐到到膝上了,而一松也環抱著對方的腰部,這也是這兩人常見的互動了,另外四人只好盡力裝作不在場,


『最喜歡你了哦,十四松。』一松一手拉開了口罩,以因生病導致沙啞的聲線說著,並抬起了頭,與對方那雙漂亮的瞳孔對視,一松把對方的頭壓下,直到自己溫熱的雙唇與對方冰冷的嘴唇接吻了,兩人的舌頭交纏著,良久,兩人才因氧氣而分離,兩人的臉上都染上了紅暈,分開的舌頭拉出了一條由唾液形成的銀色絲線。此時,客廳已空無一人,另外四人也很識相地離開了環境。一松轉了一下身,把十四松撲到在地上,雙手徐徐攀進了對方的衣服裡……


 


×         ×        ×


第二天,一松的病痊癒了。但十四松卻不知為何染上了一松本來患有的病毒,喉嚨發炎大概不能說話幾天了,而今天的松野家中,由早晨到了下午,十四松手上的超能貓只重複著一句話:


『我最喜歡一松哥哥了!!!』


而今天的一松不知為什麼好像變得開心了一點。






 


 


××××××××××××××××××××××××××××× 


\數字萬歲/


好吧我承認我有一瞬間是想寫完整的h的((


別鬧了,在這裡有誰不喜歡吃肉啊( ͡° ͜ʖ ͡°) ( ͡° ͜ʖ ͡°) ( ͡° ͜ʖ ͡°)


話說我寫那麼多數字和材木,但其實最愛的大概是數字和速度啊。


感覺自己好私心數字(  ´•ω•` ) 我明明是個おそ松girls啊。



评论
热度(90)
  1. 柿町愛薯仔的Grimms 转载了此文字
    倒地大口吐血

© 柿町 | Powered by LOFTER